杨至今仍清楚记得那句话,有超过一半的原住民和亚裔学生经历过种族歧视

澳大利亚4日提交予全国教育会议的调查显示,悉尼学校中的种族歧视,使得很多学生孤立无援并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

中新网6月4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编译报道,杰西卡杨(音译)穿着粉色的衬衫和牛仔裤,是个可以完全融入到德克萨斯大学各色人群之中的开朗女孩。但是,她至今记得唯一一次不那么受人欢迎的经历。

这份通过访问超过500名高中学生的调查显示,有超过一半的原住民和亚裔学生经历过种族歧视。相比之下,仅有三分之一的盎格鲁萨克森背景的学生自称遭遇过种族歧视。

“我上初中时第一次受到欺辱”,杨如此表示。报道援引全美广播公司(NBC)消息指出,杨出生于中国,在幼年时移民[微博]至南卡罗来纳州,而后迁往北德克萨斯州。在美国生活的日子里,她从没有听到过任何伤人的言语,直到她12岁时搬家到塔兰特县(Tarrant
County)。

这些不愉快的经历,据称增加了亚裔和原住民学生们的无助感,打击了他们学习数学和英语方面的信心。不过一种强烈文化认知和文化尊重感,则成为盎格鲁背景学生的屏障,因此他们不会受到种族歧视负面效果的影响。

杨至今仍清楚记得那句话,“‘噢,难道说因为你的眼睛太小,所以什么都看不见吗?’‘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说的是汉语吧?’”

麦觉理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的调查人员Gawaian
Bodkin-Andrews担心,澳洲拒绝修正或承认种族歧视之风仍在继续滋长,这可能使得弱势学生处于更加不利的状态,“如果我们忽视种族歧视,那就是在忽视种族歧视造成的社会不平等现象”。

杨所经历的一切,并非罕见。据美国司法和教育部(Justice and Education
Department)2011年调查显示,54%的亚裔青少年曾报告在学校受到欺负,同比之下非裔、西裔和白人学生受欺负的比例分别为38%、34%和31%。

根据教育厅2013年的学生出勤记录显示,新州公立学校原住民裔学生平均每年逃课40天,基本上相当于每周一天。而来自经合组织最近的测试结果也显示,15岁的原住民裔学生在教育程度方面落后于同龄的非原住民裔学生两年半。

此外,亚裔群体受欺辱的事件并非只是言语伤人。2009年,费城高中(Philadelphia
High School)发生恶性伤人事件,20个亚裔学生遭到毒打,并入院就医。

在此前的研究中,Bodkin-Andrews博士还发现,种族歧视可以直接影响学生们的测试成绩,将他们的成绩拉低5%至10%不等。

达拉斯马赛克家庭事务中心(Mosaic Family Services)的艾米拉·赛吉(Amera
Sergie)称,“此类侮辱事件跟移民家庭来美多久没太大关系,无论他们是第一代移民还是二三代移民,亚裔群体更容易被视为异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