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一是网友捐款资助,鲁甸县教育局长陈富荣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

问题描述:

图片 1

云南鲁甸“冰花男孩”走红后,来自全国各地的捐款,涌向这个西南山城。新京报记者从鲁甸县政府新闻办获悉,目前所有捐款已达30万元左右。\n与此同时,质疑声也伴随出现。有网友指出,除10日现场发放的500元之外,“冰花男孩”王福满并未再获得其他捐助资金。新京报记者从王福满的父亲处确认,目前王家所收捐款约为8000元,全部来自个人或组织的上门捐赠。\n今日(1月16日),鲁甸县教育局长陈富荣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对捐助款的去向进行解释。陈富荣说,作为鲁甸本地人,自己也经历过头顶冰凌,赶着山路上学的少年时代,王福满的经历,自己感同身受。在整个鲁甸县,像王福满这样的“冰花男孩”,还有数以千计。王福满本人收到的款项之所以不多,是因为所接受的捐款将用来救助更多类似学龄儿童。\n\n

图片来自于网络,侵权删除

问题回答:

前些天一个满头冰霜的小男孩引爆了网络。冬日寒冷,他却只有单衣,手冻的裂口,脸冻的通红,黑发也被冰霜染成了白色,着实让人看着心疼。

回答:其实现在的社会的矛盾很多,贫富差距也是非常大,特别是平困地区,由于自然环境比较恶劣,所以在经济发展上受到了严重的阻碍,使得这样的地方经济和生活都没有得到非常大的提高,所以就产生了许多打工族,剩下的就是留守儿童和老年人,而这种现象是非常普遍的。

所幸社会有大爱,纷纷要捐款。小男孩儿所在地区的昭通市青年基金会发起“青春暖冬活动”的募捐,用于对所在县区类似贫困家庭的帮助。

而冰花男孩的曝光也就迅速的使得平困地区留守儿童的问题再一次引起了网友和大家的关注,在网友感动和心痛之余,网友们纷纷发表看法,热心的网友自主的为冰花男孩募捐,这也反应出来社会上有非常多的正能量和爱心人士,这是非常值得欣慰的。

然而募捐结束之后,在发放的过程又惹怒了不少网友,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但是问题出现了,网友自主募捐的这笔款项没有完全给冰花男孩,而是被别人代替处理和运用这笔款项,当事人冰花男孩得到到捐款只有五百块钱,剩下的三十万说是被上面的人强行分配到其他人和事上面去,这就引起了网友的全面质疑,这个钱是网友针对性募捐给冰花男孩的,而上面的人私自分配这笔巨款没经过募捐者的同意,这似乎不合情理。

一是网友捐款资助“冰花男孩”的钱,为什么要用来资助其他人,而不是全部给“冰花男孩”。我特意看了一下基金会的募捐说明,说明上写的并不是专门针对“冰花男孩”,如果专项给他的话,需要特别注明,因此可以说明这些钱并不是全部捐给小男孩的。

再者说当地平困留守儿童那么多,本身扶贫工作是都有扶贫款,每一年国家都有专门的扶贫款项和大量的教育资金下拨,本身就是为了解决平困地区的经济生活和留守儿童的学习教育的问题,而这些款到底有没有运用到平困问题的解决上,这些教育资金到底有没有运用到留守儿童学生身上,如果运用到位了为什么还是出现这种事情?那些扶贫款和教学改善资金到底去哪里了花到哪里去了?而对于这些整体的问题不应该由网友募捐的钱来分担把,这个钱只是给冰花男孩,不是给上面的人用来解决自己应该承担和面对的问题的,这等于是拿网友捐给小男孩的钱去给自己填坑,好处和面子自己全部赚到了,而这个坑全部是网友捐款的好心人买单帮忙填,而且还说的振振有词,不得不佩服这群人的脸皮够厚。

那网友能不能自行发起一个募捐活动,专门用于资助小男孩?这在法律上是不可行的,因为法律规定不能由个人发起针对非直系亲属的募捐,所以让网友发起来募集资金给小男孩是不可行的。

最主要还是在动用这笔款项的时候没有经过捐款人的同意而私自运用到其他人身上,虽然说其他小孩子面临的情况也差不多,但是毕竟这笔钱只是针对小男孩的,要用到其他小孩身上这本身是好主意,但是这应该要经过捐款人的同意,更重要的是如果说用到了其他孩子身上,是否真的用到了这方面,是否完全用到了,这个就很难去认定。这也是现在为什么好多人宁愿自己到实地去捐款做善事,而不愿意经过第三方插手,这其中也是有原因的,毕竟自己亲自去做至少钱可以直接到当事人手上而不用担心中间代理人玩手段。

其实这就是网上造成的一个误区,网友有爱心,想要发起募捐帮助他,然而不行。所以基金会发起募捐,但是基金会的募捐并不是专门针对小男孩,只不过借助了这一个事件发起的,所以造成了网友以为基金会的募捐是在专项资助小男孩,最后发现不是,就说基金会随意处置资金,我觉得我们应该时刻清楚其中的来由,不能想当然的去指责。

虽然说这些钱本身就是给贫困孩子的救助的,像小男孩这种情况的数不胜数,需要帮助的人也是数不过来,但是在没有经过捐款人同意的情况而私自把钱用到其他人身上,这本身就不符合情理,如果真的用到其他小孩身上还好,最重要的是这些钱真的用到了其他孩子身上了吗?谁也不知道,反正这些钱用到小男孩身上千分之一都不到,这就很难让人信服了,毕竟这些钱本身就是为了帮助他的。虽然说一下子给那么多钱肯定会影响到他的生活和未来,但是可以立一个专门的账户每个月固定领多少钱,这样就不会存在乱取乱花的现象了。扶贫任重道远,网友的正能量也只是杯水车薪。地方带头人做到把这些事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真的摆脱平困,但是存有私心的人太多,比较难。

网友发怒的另一个方面是资金的去向问题。这些是我在微博上看到的一些质疑,但我也有不同的看法。

回答:社会质疑这个事情并不是没有道理,网上也曾爆出过关于捐款没能落实,最终流入私人口袋的事情,而且冰花男孩只拿到500元的情况下,还是需要确定下这些捐款的去向。这对于捐款者和被救助者都是公平的。而提出质疑的网友,主要有两点,一部分认为,我们资助冰花男孩为什么他只得到这么点一部分,其他的去了哪里。另一部分认为,即便是平分给其他的需要帮助的孩子,但是一定要把事情做到公平公正,把东西给真正需要帮助的孩子,如何保证这些。图片 2

网友说为什么要让政府拿着这些钱去买东西,政府买东西能相信吗?政府公布出来的资金去向能信吗?

起因是,云南昭通一名头顶风霜上学的孩子照片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照片中的孩子站在教室里,头发和眉毛已经被风霜粘成雪白,脸蛋通红,穿着并不厚实的衣服,身后的同学看着他的“冰花”造型大笑。

我觉得这些行为恰恰需要政府来运作,不然谁有这个能力,谁有这个合理性呢?被当作扶贫资金,那只是感觉和名头,这些总应该需要政府出面才能让受助者拿的安心。

随后网络爆出这个头顶冰花的男孩,系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因当天气温较低,家离学校太远,走路来上学沾染冰霜导致。其家中经济条件十分困难,而每天要走一个多小时去上学,而他所在学校条件也很艰难,甚至没有取暖设备。社会引起很大反响,很多人表示要捐赠。

微博上还有评论说政府买东西都会提高报价,然后从里面拿走差价,所以政府公布的资金去向也是不可信的。

据新京报报道,目前所有捐款已达30万元左右。与此同时,质疑声也伴随出现。有网友指出,除10日现场发放的500元之外,“冰花男孩”王福满并未再获得其他捐助资金。从王福满的父亲处确认,目前王家所收捐款约为8000元,全部来自个人或组织的上门捐赠。

提高报价我觉得确实会有可能,但是不能因为会提高报价就不让政府来运作,也不能因此不相信公布出来的去向。我记得在一份简易的资金去向里面,提到要买八百多个取暖炉来为班级学生供暖。

针对这些质疑,鲁甸县教育局长陈富荣对捐助款的去向进行解释。陈富荣介绍,转山包小学属于鲁甸县海拔2000米以上的45所冰凌学校之一。鲁甸县已对全县留守儿童进行了排查,对85名特困留守儿童进行了资助和关怀。给45所学校418个班,每班级配备2个取暖炉。其中,还对海拔2600米以上的7所学校1300多名学生发放手套、保暖衣服、鞋子等,计划于20日左右全部到位。

我觉得某些人可能会这样干,但是我们还应该追问,买的这些取暖炉单价是什么?运费是多少?为孩子们买的保暖衣物的单价是多少?运费又是多少,在派送这些物品的过程中需要花费的事项是什么?又花费了多少?

也就是说这些钱财并不是都资助给了冰花男孩一人,因为需要帮助的和他情况类似的有很多人。

我们不能因为怀疑,就不让最有能力,也最有合理性的去执行,也不能因为质疑就去不相信这,不相信那。相反,我们应该拿着这些公布出来的内容,利用自己的质疑精神,去分析,去提问,去探究,这些才是应有的做法。

对于这种解释我们好像无从反驳,但总是会觉得有些别扭。留守儿童,或者说困难家庭的孩子,这样的问题并不应该依靠社会,社会送去的只是温暖,依靠社会救助也只是一时,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而针对此次捐款的活动“青春暖冬行动”。“青春暖冬行动”帮助对象是云南省受寒潮影响较为严重地区的家庭经济困难青少年、留守儿童,“冰花男孩”王福满是其中之一。在发起的时候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个是针对地区的而不是针对个人的,捐款人应该是注意到,并且在了解了这个信息之后才进行的捐款,这个时候就应该按照倡议书来处分。

很多网友表示,需要透明公布这些钱的去向以及明细,做到公平公正,一定要让这些社会的爱真正温暖到这些孩子们。也有人支持这样的做法,如果把所有钱都给了冰花男孩一人,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好事,甚至是灾难。一个贫穷的孩子突然变得富有会让他失去更多。不知道您怎么看?

图片 3

回答:

冰花男孩是云南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学生,家距离学校4.5公里,平时要走一个多小时的路来上学。当天是期末考试第一天,他在零下九度的气温中,走了一个多小时到学校,脸蛋冻得通红,头发眉毛沾满冰霜。照片流传到了网上,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

官方答复:鲁甸县教育局局长陈富荣16号向中国之声记者解释道,目前王福满家所收捐款约为8000元,全部来自个人或组织的上门捐赠。全国各地的所有捐款已达30万元左右,鲁甸全县跟“冰花男孩”类似情况的还有数以千计,下一步主要用于鲁甸全县跟“冰花男孩”类似情况的人。如果将所有捐赠全部交付给王福满一个人,这种“一夜暴露”的畸形慈善反而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也辜负了捐助者们的初心。

图片 4
既然受捐者是冰花男孩,那么善款理应到冰花男孩的手上,大家捐款的目的就因为同情他,想帮助他才献出自己的爱心。可为什么到受捐人手上就只有五百呢?善款的去向也没有及时公开,即使是捐给了像冰花男孩一样的家庭,是不是也要有流动数据,至少让好心人都知道自己的钱即使没有帮助到冰花男孩也帮助到了其他孩子。这种不透明的做法,真的只会伤了很多好心人的心,让大家无法去相信这些中介机构。

现在一些慈善机构的做法真的让人寒心,上次一位李先生将300误捐成30000,与该基金会沟通后,居然拒绝退款,然而通过深入调查,居然连项目发起人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些例子看了以后多数人的心凉了半截。如今冰花男孩事件一直到现在还存质疑,也一直没有一个公开透明的答复,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真的会让大家寒心。会让以后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帮助,不会有人再相信这样的慈善机构和组织。

图片 5
希望国家在这个慈善事业上能够有所改善,让捐款的去向公开透明,让大家能够捐的放心。如果累计善款巨大,可以对捐了款的好心人发起讨论,让大家一起参与处理善款。即使没有使用权,也要让大家知道善款的去向,以后的慈善事业才能够壮大,才能让更多的困难的家庭得到帮助!

切记切记!把事情公开透明,莫让原本温暖的善事变成冰冷的劣事!

孟志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