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应民意而生的校车安全条例,发展校车服务所需的财政支持资金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担

图片 1我国校车发展现状

焦点一:校车资金谁来承担?

  时事背景:11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广纳民意,征求意见期至2012年1月11日[条例全文详见中国政府法制信息网(www.chinalaw.gov.cn)]。

校车资金到底应该由谁来承担是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因为,资金投入不足是当前校车发展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没有充足的资金就难以保障校车的质量和运行。

  应民意而生的校车安全条例,对校车做了怎样的制度设计,有哪些亮点,又有哪些遗憾?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政法大学(微博)王敬波教授等专家。此前,王敬波教授和北京师范大学(微博)袁桂林教授都应国务院法制办之邀参加了《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的专家论证。

据国务院法制办有关负责人介绍,草案经过反复征求部门、地方、专家的意见,形成了保障就近入学,大力发展公交,重点支持农村校车服务的总体思路。

  解码一 草案有四大亮点

在这一思路主导下,草案对资金问题做出了这样的规定:国家通过财政资助、税收优惠、鼓励社会捐赠等多种方式,支持农村地区为居住分散的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提供校车服务。发展校车服务所需的财政支持资金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担,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财政部门制定。

  王敬波教授认为,条例有四大亮点。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坦言:“在校车服务问题上,政府的功能和服务能力也是有限的。草案确立了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发展思路,这是正确的,也是符合我国国情和现实情况的。”

  确立儿童生命至上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敬波表示,随着地方公共服务能力的提高,校车服务也可能演变为一种公共服务,但一定要和国家整体的财政能力相匹配。

  一是突出了对儿童的优先保护,全文贯彻了孩子优先的理念。征求意见稿明确接送幼儿、小学生的应是专用校车,还赋予校车在路上通行的优先权。“孩子的生命安全超过一切最有价值的财富!”在美国,这已成为全民理念。专家认为,校车安全条例的设计和实施,将有助于我们也形成孩子优先的全民理念。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教授沈荣华提出:“近年来,国家一直强调加大教育资金的投入和比重,有关方面应以校车安全为契机,通过立法确保校车安全的财政资金来源和可持续性。”

  设计了一套完备体系

焦点二:校车安全谁来监管?

  二是设计了一套比较完备的体系来保障孩子们在路上的生命安全。专用校车要符合强制性安全标准、校车驾驶员必须比一般驾驶员有更严格的准入和考核制度,校车通行上拥有三项特权、校车资金要有财政资助等,从车、钱、人各方面都进行了规定。

校车安全涉及诸多管理部门,教育、公安、质监等等。越是多头管理越容易导致权限不清,责任不明。针对这一弊端和焦点问题,草案在责任划分上予以较为详细的规定:

  财政补贴只针对农村

首先明确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对校车安全管理负“总责”。此外,教育部门负责审核校车使用申请,查处学校违规行为等。

  三是确立了农村优先的制度。征求意见稿规定,“对学生居住分散,难以保障就近入学或者在寄宿制学校入学的农村地区,国家通过财政资助、税收优惠、鼓励社会捐赠等多种方式,支持使用校车接送学生的服务。”

公安部门主要负责审查校车安全技术条件,办理注册登记并核发校车标牌,审核校车驾驶人资格,查处取缔上路行驶的非法校车等。

  草案目前只规定了财政对农村地区校车给予支持,并没有对城市校车资金做出财政补助的安排。王教授认为这是符合我国实际情况的。她说,城市里义务教育是强制实行就近入学的,校车的需求并不大,只有对优质教育资源选择时才产生了需求,有能力去选择的家长在接送孩子的问题上需求并不大。真正迫切需要国家承担起责任的,是边远地区、农村地区的学生。国家搞撤点并校,客观上造成农村孩子上学困难,校车对他们来说更为需要。发生惨剧的,也大多是农村和郊区的孩子。对城市的校车,条例也做了安排,要求多用发展公共交通的理念来解决,鼓励乘坐公交上学放学。

交通运输、工业和信息化、产品质量监督、安全生产监管等部门按照各自的职责,分别负责校车安全管理的相关工作。

  罚则严厉明确

草案还指明了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公安部门以及有关部门的职责,要求各司其职、密切配合,共同做好校车安全管理工作。

  王敬波教授说,第四个亮点是,罚则严厉明确。校车配备标准、司机准入规则、校车通行的优先权等,能不能起作用,得看对违规违法行为有没有相应的、足够的惩罚。

对于这些职责划分,北师大教育学部教授袁桂林表示:“我国各地区之间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一,工作重心下移,明晰地方政府责任符合我国国情。在赋予县级政府权责的同时,要求各个部门协同做好工作,思路是很好的。”

  据本报记者统计,条例共59条,其中第七章法律责任就占了18条。改装校车将强制报废;校车司机违章加重处罚,校车司机受暂扣6个月驾照或吊销驾照处罚的,终身禁驾校车;社会车辆司机不避让校车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处500元以下的罚款;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不依法履行校车安全管理职责,致使本行政区域出现重大校车安全事故,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记大过、降级、撤职或者开除的处分……这些规定都是全新的、严厉的。

  解码二

  草案的操作性亟待加强

  参与法案起草论证的王敬波和袁桂林教授都认为,校车条例虽然实现了零的突破,但也有一些遗憾和不足,条例需要进一步的完善和提升。

  财政补助规定太含糊

  两位专家都认为,最大的一个问题隐含在最大的一个突破中。条例首次明确将财政补助校车列入法案,但是,财政资助如何落实,财政能补贴多少,中央和地方财政如何分担校车资金,这些都要一个相对明确的规定,而目前草案的规定无疑太过笼统。王教授认为,财政资金如果不能落实,其他一切都会落空,一切很可能又回到原位。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微博)也认为,财政投入的规定应该更细致,校车资金模式可以借鉴浙江德清的做法。

  优先权缺乏操作性

  条例给予校车一定的通行特权,如交通拥堵时校车先行,校车在道路上停车上下学生时后方车辆应当停车等待等。舆论对校车特权有两种声音,一种认为这是孩子优先的必然要求,有人认为大家在路权上应该一视同仁。对此,王敬波教授认为,赋予校车优先通行权是应该的,这也是不少国家通行的经验。但是,避让到什么程度,在很多地方要考虑可行性问题。目前我国一些城市交通拥堵已经很严重,避让的实施难度会比较大,甚至造成普遍违反此规定,最终导致法不责众的现象。

  对于道路特权,熊丙奇有不同的担忧,他认为在广大农村地区,交通权没有这么复杂,优先权恐怕要成花架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