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但是他最后让我做肌电图,估计日本全国的网瘾少年已达到93万人

图片 1

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使我们的生活变得十分便利,人们可以从网上搜索到许多信息。有些人生病时往往先进行网络搜索,自己对症自我诊断,殊不知轻信网络、一知半解地跟着网络走会引起可怕的心理暗示。
2003年冬,我发现自己的左手发颤,拿不住东西。会不会是肌无力?我一下子联想到王志文在《过把瘾》里的病状。那可是不治之症!我还年轻呀,怎么会……想到这里,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为了确认,通过网络搜索,我把有关“肌无力”的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了解得越清楚,我越害怕,我感到自己不仅是手没有力气,浑身上下哪儿都没有力气了。于是,赶快跑到某著名医院,挂了一个专科门诊号。医生询问过病史,就进行例行检查。敲敲打打、拉拉捏捏,最后结论是,“左手的力量好像比右手要弱一些。”“会不会是肌无力?”“不会。”医生回答得斩钉截铁,“可能是颈部椎管狭窄引起的。”看到我疑惑的表情,他最后说,“我建议你先去神经内科看一看,如果要手术再来外科。”冲到神内,女医生还没等我把症状说完,早已写好诊断记录。刷,她潇洒地撕下一张检查单,让我做MRI。不知道核磁共振是什么,只知道十分严重的病情才借助如此先进的手段来诊疗。天哪,我的世界一片灰暗,那个外科的毛头小伙儿还说没什么,神内的医生就给我开了MRI!
之后,我又上网查看了“颈部椎管狭窄”的内容:严重的要做手术,但术后可能瘫痪。看来,问题严重,核磁检查很必要。交了1200元,又等了一周,终于轮到我做检查了。躺在像棺材似的检查机器中,忍受了二十分钟的“噪声污染”后,检查结束了。还好,不痛不痒,只是钱多了些。等结果的一周让我寝食不安,拿到写着“未见异常”的报告后我不放心,再次看医生。从片子中他没看出什么椎管异常,只是说,骨髓的颜色有些不对。他坦言,这不是外科的专业范围。
手颤的症状依然存在,肌无力的阴影和椎管狭窄的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我又挂了外科专家号。专家的检查方法与毛头小伙儿如出一辙,但是他最后让我做肌电图。想到做核磁那么简单,我兴冲冲地交钱,预约。谁知道等待我的是一场苦不堪言的经历。躺在黑乎乎的检查室里,女医生把无数根电线夹在我的手上,让电流通过。之后,她竟然拿出一根大约两寸长、像纳鞋底一样粗的针,毫不犹豫地扎我的手心,疼得我叫了起来。不只如此,她还用力攥我的手心,并让我使劲挣脱她的束缚。由于疼痛,几次都没有成功。医生训斥道:“做肌电图病人不配合,屏幕上没显示,我们怎么往下进行?别耽误时间,还有好多病人等着检查呢!”于是,我忍着剧痛做了检查,心想,要是没问题,这不是没事花钱找罪受吗?
检查结果还是“未见异常”。再看医生,他给我开了X线片。这一次,我把检查单悄悄地塞进了兜里,离开了医院。经历了恐怖的肌电图检查后,我不敢再尝试任何检查了。也许我本身就没有什么大病,只不过被网上的信息吓怕了,心理因素使然。果然,在我不看医生不吃药以后,手颤的症状竟然自动消失了。后来我想到可能是我的办公桌临窗,也许是受风了。2004年的冬天,我比往年多穿了一件小薄棉袄,防患于未然。可喜的是,我的病状一直没有再出现。
想到由于过于依赖网络,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心理压力和麻烦,真是觉得好笑。我的一位医生朋友听了我的故事说,“医生最怕你们这样懂一点医学知识,可又不完全明白的人。不当的心理暗示有时很可怕。”也许他是对的。我们可以参考网上的信息,但是不要轻信,更不要乱对症,毕竟“隔行如隔山”。不然,有了网络,还要医生干吗?

  人民网东京8月31日电
据日本共同通信社报道,31日,日本厚生劳动省研究班发布消息称,沉迷网络的中学生在最近5年增加了将近一倍,估计日本全国的网瘾少年已达到93万人。其中,尤其是网瘾少女的占比较高。调查发现,目前,手机游戏普及是原因所在,需要加强管理。

相关文章